为了更好的浏览体验,请不要在本页面禁用 Javascript 🙂
2020-03-19
杂谈

港片的没落

港片的没落
晚上无事随便写写,记录下我对于港片的认识
我一直都很喜欢老港片,在我标记的豆瓣电影记录3400多部中,大部分都是港片,尤其是1980年到2000年间的港片,虽然不乏烂片,但是那种港味也是让我十分有感觉。
当时的香港区别于大陆地区和台湾地区,文化氛围比较宽松,内容不太受限制,拍片速度极快,但是质量都很用心,就像某位影评人中描述的那样——港味就是《食神》中史提芬·周的那碗叉烧饭。这碗叉烧饭中夹杂着各种小人物的梦想、小人物的故事、善恶是非、江湖恩仇等等。
港片那时候有多牛逼呢?
王晶在参加节目的时候,在香港电影最繁荣的时期,一年产出四百多部电影,一个演员往往上午演完一个片后,立马切换到另一个剧组,就是在这种赶工的超负荷工作下,质量仍是出奇的好,演员的演技磨练几乎等同于生活日常,而更加注重创意设计。
在周润发的采访中得知,周润发在拍摄监狱风云的时候,曾经三天没有睡觉,表演基本是本能反应一般,虽然累但是却很开心。演员在这种激烈的工作下,开始逐渐磨练自己演技来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港片没落是因为97回归?
很多人都认为港片的没落跟香港97回归有绝对大的关系,这个认识是典型错误的。
王晶算是香港导演中经历从港片的兴盛到衰落的见证者,他的言论可以说明一些当时的真实情况,在上边说出的因素中,还有一个最大的导火索。
从九零年开始,香港电影在臺湾获得广泛认同,最疯狂的时候曾达到过香港同时开五条院线供应臺湾电影市场。很多港片拿了臺湾的钱就能收回成本了,其他所有地区都是赚的,所以当时港片越拍越好。正因如此,香港电影“吃得太肥腻了”,很多人习惯了靠臺湾的资本就足以拍完一部戏并且赚钱的情况,为了追逐商业利益,大家开始疯狂拍片,底线也无限放低,最终影片品质参差不齐。直到后来大批香港影人北上,香港电影市场才有所回暖。拍合拍片之后这八、九年的时间,其实香港电影已经取得不错的成绩,也培养出不少人,比如导演庄文强、郑保瑞、郭子健都是这十年起来的,彭浩翔、叶念琛、彭秀慧等年轻导演也陆续开始斩落头角。
其实王晶说的确实是主要原因,但个人觉得不能把锅全部甩给台湾市场。
从上边的数据可以看出,港片其实在92年就开始走下坡路了,跟97回归没什么太大关系,那么92年之后发生了什么呢?
除去台湾市场的崩溃,还有进口片在香港票房中比重越来越大,挤压香港本土电影市场,而在这时期中,经济不景气(97年亚洲金融危机波及)以及盗版猖獗等等因素,都导致香港当年的辉煌一去不复返,制作水平自然也越来越走低。
其实我觉得就是一种趋势,这种氛围也不可能一直保持下去,总要有他逐渐没落的时候。
2002年,张艺谋的武侠大片《英雄》上映,狂揽2.5亿人民币票房,成为首部票房过亿的中国电影。两年后,《英雄》在美国上映,最终以1.7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震撼了两岸三地的电影人。
就在《英雄》上映前三个月,香港电影业迎来了最黑暗的一天。
2002年9月16日,全香港电影院的票房收入创下10年新低:140家电影院收入总额仅51.6万港币,平均每家影院只有三千多块,每场电影平均只有区区13个观众。
到了2003年,香港电影的从业人员已经从巅峰期的2万人减少到不足5千人,产量从1993年的242部下降到只有几十部。电影院都被美国大片占领,本土电影连贴张海报都要看美国片商的脸色。
导演朱延平说,当时他跟一个熟识的影院老板求情,想给自己的电影贴张海报。老板很为难,虽然《哈利·波特》可以贴八张,《指环王》可以贴七张,但是给本土电影贴,美国片商能叫他的影院关门。
最后,朱延平的两张海报贴到了电梯间的地上。如果地上有钱捡,估计能被看到。
这时,《英雄》的热映让香港电影人达成了一致看法:要么北上,要么等死。
2003年6月,CEPA正式生效。从那个时候起,香港电影不再被列入进口片限额,只要剧情和内地有关,通过审批后就能和内地电影一样在全国院线上映。同时,合拍片的港方主创人员数量不再受限,但要保证主要演员里,来自内地的占到三分之一。
在这之后陈可辛、徐克、林超贤等等都开始了北上。
中间的苦楚是他们难以想象的,后来北上的香港导演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,“一部好看的主旋律电影,可以得到的支持是巨大的”。
后来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宣布了一个消息,中央相关部委对香港电影颁布了五项利好政策,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,合拍片里内地演员和内地元素的占比被取消了。
审查制度是阻碍的因素吗?
我认为市场才是。
为什么现在港片总是熟悉的老面孔?
其实港片的黄金年代并不是彻底完蛋了,还是有很多港片在坚守着,但是也存在一个问题,就是老演员和新演员之间的断层。
老演员持续在台前表演,新演员总是得不到机会表现自己,久而久之观众们也只想看到老演员的表演,换上来一个新演员当主角反而不习惯。捧起来的有前途的也都最后转行了。
尾言
我最为可惜的是那时候的港味正在逐渐消退,真的无法再重现当年那种叉烧饭般的港味了。
不过留下来的宝贵的佳片也一样值得我们反复回味。
请欣赏两个剪辑片段,如下,点击中间播放▶️即可播放:
只要公司创新,创业就还没结束,一旦创新停止,创业就结束了。 —— 彼得•蒂尔从0到1
Build with gatsby,react,material-ui and Copyright 2019 熊某人 Powered by gine-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