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更好的浏览体验,请不要在本页面禁用 Javascript 🙂
2019-04-01
杂谈

自由意志的问题

在这里提出一个经典的哲学问题:我们人类是出于自己的意志来决定事物,还是被动地采取某种方式?
这篇文章就来讨论下这个经典问题,哲学门外汉,比较浅显,仅作交流记录。
下面说两个问题,因为这两个问题是有联系的。
第一个问题,如果以决定论的观点看待所有自然法则,那么当初始条件一定时,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也就都是确定的了,由初始条件和自然法则共同确定。显然,这对自由意志构成了严重的挑战,因为我们日常所说的自由意志,意味着人在面对选择时,可以选择一条路然后走下去;也可以选择另外一条路,然后走下去。这两个选择是自由的。
这是第一个问题,是形而上学的问题,与决定论有关。
第二个问题,从根本上来讲,则是认识论的问题,也就是说,它与我们能知道什么相关,这是个很古老的问题,斯多噶学派时就已经出现,在基督教思想史上也多次出现,这个问题是预知的问题,也就是说,要是国珍如之前所说,一切都已经事先决定,那么如果我们知道初始条件,又了解自然法则,我们似乎就能预知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。拉普拉斯把这个观点描述的很好,它提出“拉普拉斯恶魔”的观点,这个恶魔能预知一切你要做的事情,你以为你是在自由的行动,但是这个小恶魔却能知道你要做什么,还有更坏的情况,假设你找到一本书,恶魔知道的一切都在里面,也就是所谓的《生命之书》,你翻开书,看到你至今为止的人生,你做过的所有事情都分门别类整理完备,一页一页读过去,你到了“今天”这一页,你一行行读下来,直到翻到了“读《生命之书》”这一条,这一页结束了,你想:“如果我再翻一页,我就能确切地知道我要做什么了”,既然翻了页以后,我就能确切知道我要做什么,我怎么同意任何支持自由意志的命题?
所以,第二个问题在很多方面上比第一个方面更严重,所以理查德·霍尔顿认为,第一个观点不一定能推出第二个观点,他认为似乎很多东西都会成为反挫器,尤其是人类,实际上,你自己可能就是其中之一,翻过生命之书的那一页,你看到了自己被预测的未来,然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提线木偶,对于书上所载,你可能会反其道而行,第二点这个系统以外的人,如果它们拥有这些能力,他们就能做出准确的预测,当然,他们预测的就是困在这个系统里的你,会输掉游戏。
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,我认为结论是:
如果我们是系统内的生物,显然我们是的,又如果我们大家都在做预测,那么我们就无法从决定论为真,推出预知能力为可能,我认为这不意味着一定存在自由意志。
在上位,不陵下;在下位,不援上。 —— 中庸礼记
Build with gatsby,react,material-ui and Copyright 2019 熊某人 Powered by gine-blog